佛教動物:亞洲宗教及文化中的動物意象反應

會議流程 論文發表者 論文提要 會議擷影 [圖板版權:耶魯大學藝術館] 2018年四月20至22日,加拿大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將舉辦一次國際學術研討會。此次研討會的主辦方是旭日慈善基金會,協辦方爲慈濟基金會加拿大分會和創基於UBC亞洲學系的加拿大社會科學與人文研究基金會合作項目“拔地入雲:佛教與東亞宗教”,三方熱誠邀請來自各國學者參加。 本次研討會探索的是佛教理解和描述鳥獸魚蟲等各種動物的各種方式,歡迎從事文本和視覺表征研究的學者來稿。本次會議不獨探討佛教人士對動物的各種觀念,也歡迎從印度的印度教和耆那教、中國的儒家與道教、以及日本的神道教等申論的論文。我們這次關注的重點是歷史上的觀念,由此也延伸到當代對動物權力的爭論。 我們翹待學界群賢與會,不論是嶄露頭角還是已於學界活躍多年。會議名額初擬在25到28人左右。按照計劃,本次參會論文集結成中英兩版論文集出版。英文版論文集收錄用英語撰寫的與會論文以及非英語論文的英文翻譯;中文版論文集收錄中國同仁撰寫的論文以及非中文論文的中文翻譯,中文版論文集將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出版。 請參閱楊蘼蕪(Mimi Yiengpruksawan)教授為本次會議所作的主題演講“Tweeting the Law: Some Avian Humanoids in Buddhist Discourse”(啁啾教法:佛教思路中的人面鳥身)[點擊此處]   Continue reading

佛教寫本文化:中亞和東亞佛教寫本的書寫和保存

2018年8月29-31日, 英國劍橋大學   流程 論文發表者 論文摘要 擷影 本次“佛教寫本文化:中亞和東亞的佛教寫本製作和保存”研討會由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佛學論壇、北京大學佛教文本與藝術研究中心以及劍橋大學旭日全球佛學研究網絡共同主辦。會議將在8月29日至31日於英國劍橋大學舉行。誠摯地邀請各領域學者投稿。本次會議得到香港旭日公益基金的慷慨支持。 上世紀早期敦煌莫高窟第十七窟內寫本以及其他資料的發現開創了中亞東亞佛教寫本研究的新領域。上世紀晚期日本十二世紀早期寫本抄本、正倉院文獻以及韓國、中亞、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文獻的發現,促使著學者們重新思考佛教文獻和教義的傳播,並在一個更廣闊的時空範圍內考量佛教文本的製作和保存問題。本次會議致力於探討在亞洲跨文化、多民族、跨地域背景下古代佛教寫本的書寫、保存和使用問題。 本次研討會的主題包括(不局限於此): 中亞東亞的中文、梵文、藏文、和闐文、西夏文等語言寫本的書寫和保存; 在東亞佛教藏經各版本中有收錄的文獻寫本; 在東亞佛教藏經各版本中未見收錄的寫本文獻; 在中亞和東亞流傳的佛教儀軌、歷史以及其他文獻; 古代中亞和東亞書寫和保存寫本的人員及團體; 特定寫本或書籍在中亞和東亞的書寫和(或)傳播; 中亞和東亞特定地域的佛教文獻藏本或藏經版本; 在多種語言寫本或藏本中有收錄的文獻版本問題; 關於古代佛教寫本的古文字學 (paleographical)、寫本學 (codicological)、傳記學 (doxographical) 等方面的研究。 會議組委會歡迎任何有關於中亞東亞跨學科、跨文化、跨地域寫本和寫本文化研究的投稿。與會的相關費用,包括會議期間的食宿費用,將由會議組織方承擔。會議組織方也將視資金的寬裕度,為有需要的與會成員提供部分旅費津貼。 我們預期本次研討會將產生一英一中兩卷論文集。英文卷收錄用英文著述的論文,也包括數篇非英文論文的英譯;中文卷,除收錄中文論文,還將收入所有非中文論文的漢譯。2018年7月底有把握完成論文初稿,并在年底前能夠完成出版水平論文的學者,歡迎申請與會。有興趣的學者請在2018年4月30日前將論文摘要聯同簡歷電郵至frogbear.project@ubc.ca。 本次研討會是我們每年在劍橋舉辦的佛學與東亞文化密集研修班 (包括系列講學、會議、論壇、田野調查) 的一個組成部分。菁英班由旭日全球佛學研究網絡 (http://glorisunglobalnetwork.org, 由東亞、北美和歐洲的多所頂尖高校組成)以及 加拿大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研究委員會(SSHRC)所贊助的佛學與東亞宗教國際聯合研究項目(www.frogbear.org)主辦。歡迎有興趣的高校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員申請本屆菁英班 (詳情請見 here). Continue reading

從曹溪到敦煌:多重資料和不同視角下的跨學科禪宗研究和敦煌寶藏研究

從曹溪到敦煌:多重資料和不同視角下的跨學科禪宗研究和敦煌寶藏研究

台灣法鼓文理學院、聖嚴教育基金會、中山大學人文學院佛學研究中心 (廣州)、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佛學論壇於2018年1月13-15日,假法鼓文理學院聯合舉辦本次研討會, 誠邀海內外學人參加!本次學術會議將開啟在法鼓文理學院舉辦的研討會和學術坊系列,涉及禪宗歷史中的文本、教義、儀軌、歷史、社會-政治、以及多元文化等諸多問題。 二十世紀早期,在中國西北甘肅省敦煌市附近的莫高窟第十七窟發現了一批手稿、殘卷、文書、以及器物,這些文物後來被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圖書館,而在當今網絡時代,逐漸對公眾開放使用。而學術界對這一批寶貴的歷史資料的考索,改變了整個禪宗研究。這裡封存的大量的早期禪宗歷史和講論的記載,以及禪宗經典,不見於各版刊印流布的東亞佛教大藏經,或者與這些經藏版本有相當的出入。它們連同在西藏、西夏、回鶻、甚至龜茲所保存的資料都印證禪宗的師僧以及功德主均有跨文化或多元文化的特點。 這些文獻表明,禪宗的教法是與印度和中亞的許多相關經典、注釋,以及儀軌相符合的。但是我們也必須承認,倒數第二部傳說,是關於曾在廣東曹溪附近寶林寺(即現今的南華寺)傳法的六祖慧能(638-713)的聖傳,它傳達并強化了一種與中國南方文化密切相關的傳法與正宗的敘事。 本次會議探討面對豐富的多語種的禪宗文獻史的兩種並行不悖的研究取向。我們需要多學科、跨文化、跨地區、多語種的文獻研究來更好地理解和評價涉及多方面的禪宗歷史和實踐。會議組委會至誠歡迎這方面的論文,也歡迎與之相關的探討韓國、越南和日本禪宗的來稿。 本研討會包括但不限於以下主題: 17號窟所藏與禪宗相關的文獻、寫本、殘卷; 在中國北方以及西部(包括新疆、甘肅、內蒙、西藏、山西、陝西以及四川)出土的與禪宗相關的文獻、寫本、殘卷; 突出和強化關於南宗禪(或者東亞禪宗)的歷史敘事的文本或版本; 與禪宗或者相關宗派有關的佛教文獻(印刷本或寫本)、儀軌、演禮,和神聖空間; 不同宗教傳統和敦煌敘事或禪宗敘事之間的各種互動; 佛教各宗派(禪宗,天台宗,淨土宗,律宗,密教,以及藏傳佛教)與禪宗之間的互動,以及與多元文化中的中國北部、西北部之間的互動; 與中國或中亞其他宗教傳統的交流(例如印度、西藏以及中亞佛教或其他形式的當地宗教,諸如道教,儒教,東正教,和伊斯蘭教等); 敦煌以及中國北部、西北部出土的,揭示各種形式的亞洲文學與藝術的文獻; 得以重新審察東亞佛教及其他宗教傳統的宗教及相關非宗教文獻; 對中國西北部出土的文獻的研究如何推動了科研人員、宗教實踐者,以及公眾對東亞佛教、歷史和文化的再想象和再理解. 有興趣的學者請在2017年4月15日前將論文摘要聯同簡歷電郵至FrogBear.Project@ubc.ca。與會的相關費用,包括會議期間的食宿費用,將由會議組織方承擔。會議組織方也將視資金的寬裕度,為有需要的與會成員提供部分旅費津貼。 我們目標是匯集15名國際學者,與同樣數量的東亞學者一道探討禪籍。我們預期本次研討會將產生一英一中兩卷論文集。英文卷收錄用英文著述的論文,也包括數篇非英文論文的英譯;中文卷將在大陸或台灣出版,除了中文論文,還將收入所有非中文論文的漢譯。年底前有把握完成論文初稿,并在明年中(2018年7月初)底前完成够出版水平論文的學者,歡迎申請與會。 本次研討會是我們每年的佛學與東亞文化寒期密集研修班 (包括系列講學、會議、論壇、田野調查)一個組成部分 (今年寒期研修班的詳情另行宣布; 去冬的寒期班信息可見https://frogbear.org/training/winter-program/)。 研修班則隸屬於加拿大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研究委員會(SSHRC)所贊助的佛學與東亞宗教國際聯合研究項目 (《拔地入雲, 造端倡始》) (www.frogbear.org) Continue reading

Lines and Enlightenment: Chan Buddhism and Literature in Medieval China

August 9, 2016. Vancouver, Canada.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iterary and religious activities has been a lasting theme for any society of any time all over the world. One lens to see through the patterns of interactions between the religious and literary practitioners is provided b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an Buddhism and literature in medieval China. This one-day workshop, co-sponsored by the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 (SSHRC) and the UBC Buddhist Studies Forum, invites several top scholars based in China and Canada to jointly shed new light on this intriguing issue.

East Asian Manuscript and Print as Harbingers of the Digital Future

May 26-28, 2016. Vancouver, Canada.
While considering reading, writing, and media today alongside Asian traditions of the past, this event will also look ahead toward ways of preserving and transmitting the past, including demonstrations of digitization in the fields of education, library studies, journalism, history, literature, and religion. The roundtable will bring scholars, curators, librarians, community leaders, and policymakers into conversation to examine an array of approaches and technologies.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Wutai Cult

July 19-24, 2016. Great Sage Monastery of Bamboo Grove, Mount Wutai, China.
Located in central China, the mountain range known as Wutai 五臺 was perceived as the new Chinese abode for the famous Indian bodhisattva, Mañjuśrī. As such, it came to be widely venerated by Buddhist believers from all over East Asia. This conference explores a plethora of trans-cultural, multi-ethnic, and cross-regional factors that contributed to the format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the cult centered on Wutai and its dwelling bodhisattva (Mañjuśrī), as well as the “international” roles (religious, political, economic, commercial, diplomatic and even military) that the Wutai-centered cult has played in Asia and beyond.

“Compassionate Killing”: Violence in East Asian Buddhism

May 29, 2016. Vancouver, Canada.
This workshop aims to throw light on East Asian Buddhism’s involvement in warfare and other violent and semi-violent activities (e.g., military chaplains and counsellors, warriors, practitioners and promoters of the martial arts, and spices). In addition to bringing to light an important (and severely understudied) front in which the samgha (i.e., Buddhist community) intervened in the secular world, this workshop will also underscore the necessity to move beyond studying the “real situation of Buddhism” through the prism of the Buddhist precepts, which prescribed, rather than described, the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the samgha grew and was transformed. Another aim is to study new features and patterns of state-samgha relations in East Asia.